<code id='8kzi6'><strong id='8kzi6'></strong></code>
    <i id='8kzi6'><div id='8kzi6'><ins id='8kzi6'></ins></div></i>

  1. <tr id='8kzi6'><strong id='8kzi6'></strong><small id='8kzi6'></small><button id='8kzi6'></button><li id='8kzi6'><noscript id='8kzi6'><big id='8kzi6'></big><dt id='8kzi6'></dt></noscript></li></tr><ol id='8kzi6'><table id='8kzi6'><blockquote id='8kzi6'><tbody id='8kzi6'></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8kzi6'></u><kbd id='8kzi6'><kbd id='8kzi6'></kbd></kbd>
  2. <acronym id='8kzi6'><em id='8kzi6'></em><td id='8kzi6'><div id='8kzi6'></div></td></acronym><address id='8kzi6'><big id='8kzi6'><big id='8kzi6'></big><legend id='8kzi6'></legend></big></address>
      <fieldset id='8kzi6'></fieldset>
      <i id='8kzi6'></i>
    1. <span id='8kzi6'></span>
      <ins id='8kzi6'></ins>
      <dl id='8kzi6'></dl>

          死亡約定

          • 时间:
          • 浏览:13
          • 来源:波多野结衣在线视频hn_波多野结衣早期线观看 视频_波多野在线无码视频

              新娘不是我
             
          新學期開學一個月,雲蘇蘇就覺得鬱悶萬分,沒有嚴凱在身邊的日子是寂寞無趣的。分手後不能克服的是習慣,戒掉這種習慣就像戒毒一樣難於上青天,從高三到大二,雖然不說是兩小無猜卻也算是親密無間,說沒瞭就沒瞭。大三這一年也不知如何打發,傢裡為此表明瞭態度,有錢供她念書和花銷,不需要去做傢教和兼職。
             
          看著枯萎的荷塘和教學樓走廊裡擺著的墨菊,不禁想起去年今日跟嚴凱並排坐在池塘長椅邊的情景,當時雲蘇蘇還饒有興趣地順口說,荷盡已無擎雨蓋,菊殘猶有傲霜枝。嚴凱拍手叫好後吻吻她的額頭,蘇蘇,不管怎樣,我都不會離開你,會永遠愛你,無論發生什麼,記得我愛你。
             
          微風輕拂言猶在耳,斯人已是她人相公,現在看那些垂頭喪氣的荷花極像曬幹瞭的茶樹菇,去年的清香墨菊也變成瞭黃色的最便宜的那種菊花,被樹枝並排捆著——拜祭去世的人時常會用到它們。
             
          雲蘇蘇記得去年嚴凱畢業時自己追著火車哭著鬧著看著心愛的人漸漸遠去,眼睛哭得跟小桃子似的,好像這一去就是永別一樣。嚴凱去瞭深圳賣保險,電話越來越少,聽到的也不外乎是飯難吃錢難賺之類的喪氣話。但不到半年就寄來一封喜帖,一看,雲蘇蘇氣得簡直要暈過去,這是當時在跟嚴凱大一如膠似漆戀愛時為將來結婚喜帖寫的一段文字:我們的相遇是一場夢,從前世出發,在今生相遇,來生還要在一起;我們的相遇是一壺酒,從雙唇開始,在胸口燃燒,每個細胞都被幸福包圍;我們的相遇是一本小說,開頭時迷離,中途漸波折,結局很歡喜。送呈雲蘇蘇同學臺啟,謹定於公歷2009122812時(星期一),為嚴凱、張冬梅舉行結婚典禮敬備喜筵。恭請光臨。席設:深圳香格裡拉大酒店。
             
          每個字都像刀子一樣刺雲蘇蘇的肉捅雲蘇蘇的心,宿舍姐妹小百合當時比自己還生氣,真是極品男人,那女的比他大十歲他也娶,還為瞭討好她用你寫的東西來印喜帖,更惡心的是提前一年發帖,唯恐天下人不知。
             
          雲蘇蘇漠然地把喜帖丟到垃圾桶,算瞭,誰叫人傢有錢,想不到這種言情小說裡才會出現的狗血情節竟然發生在我身上,才不要理這樣的男人。
             
          說是不理,小百合還是看見她半夜偷偷哭瞭很多次,早上起來就不肯去教室,失戀的事誰都不想,可戀愛就像買彩票,能成功的機會很小,當然有人運氣好例外。
             
          小百合的名字叫肖百合,動畫片裡的美少女如果活在現實中就是她這模樣,大眼睛小嘴巴矮個子大胸小腳,喜歡蓬松的亂發,無辜的眼神到處殺那些春心萌動的理科男生,她母親比較喜歡百合花就直接用植物來給她起這個名字,追求她的男生還以為她最喜歡的是百合,結果都被丟到門外,小百合喜歡的其實是玫瑰,隻有一個男生送過,但不知道是誰送的。
             
          雲蘇蘇想起今天就是嚴凱的婚禮,心裡又是一陣痛,真想帶把刀到酒店把這對狗男女宰瞭,後來想想又覺得不現實,小百合昨天建議去雇傭幾個閑散人士手裡拎些糞水陰溝水之類充滿的小塑料袋直接潑在那兩人臉上也被制止瞭,雲蘇蘇說那樣太卑鄙。
              “
          喂,還在發呆,肚子餓死瞭。小百合像個幽靈一樣貼身跟蹤雲蘇蘇。
             
          回頭一看是小百合,雲蘇蘇趕緊擦瞭擦眼角的淚,吸吸鼻子,苦笑道:今天男朋友結婚,新娘不是我。
              “
          別傷心瞭,今天不是應征時間嗎,說不定白馬王子就在前面等你。
             
          學校有一間酒吧叫時光倒流,音樂和氣氛都是一流,沒有城市裡的那麼大風塵味和煙臭味。下午客人少,三三兩兩吃著酒吧供應的限量牛排和三明治,有個棕色眼珠的女孩低吟淺唱,吉他彈的是Yellow Sub marin,被她這種沙啞的女聲唱出來,有另類的迷幻感。
             
          兩個漂亮女生,一個長發高挑,一個短發俏麗,容易吸引人註意的。雲蘇蘇在學校是有點名氣的小美女,小百合雖然外表稍遜一籌但那氣質可是絕對的古靈精怪范。
              “
          不知道今天來的是什麼人。小百合有點期待。